九城十場一路歌,半生盡在音樂里——吳頌今系列音樂會圓滿收官


                              來源:羊城晚報網絡版 作者:胡廣欣 編輯時間:2021-06-29

                              【人物名片】吳頌今,男,廣東民進有突出貢獻會員,廣州市音樂家協會副主席?,F任中國唱片廣州公司高級編輯,頌今音樂工作室藝術總監,國家一級詞曲作家。他為慶祝民進成立六十周年譜曲創作的《光榮的足跡》,成了民進會內的傳統曲目。吳頌今在50年的音樂生涯中,為祖國奉獻了5000首接地氣、正能量的好歌,影響了老、中、青、少四代中國人;編錄有唱片300余種;超過200首以上詞曲作品榮獲國家、省部級創作獎,廣為傳唱,如《井岡山下種南瓜》《風含情水含笑》《你那里下雪了嗎》《灞橋柳》《拾稻穗的小姑娘》等。他曾榮獲中國金唱片獎、中國流行音樂10年成就獎、廣東流行音樂20年成就獎;2003年被井岡山市聘為榮譽市民,2014年被推選為江西十大文化人物之一,2016年獲廣東省音協唯一突出貢獻獎,2019年獲華語樂壇年度人物金獎。他培養了楊鈺瑩、陳思思、周亮、小曾、老兵、楊柳、高歌,楊洋/金彪、朱含芳、黃偉麟(澳門)、小蓓蕾組合、甜歌妹妹任妙音等紅歌星,被譽為“歌壇伯樂”。

                                2021年的元旦之夜,吳頌今第十場個人作品音樂會在蘭州圓滿落幕。臺下坐著吳頌今童年時代的小伙伴和師友,他們記憶里那位喜愛音樂的小小少年,如今已變成臺上白發蒼蒼的老音樂家;晚會演出的許多頌今作品,觀眾們都耳熟能詳,聽得親切又感動。

                                “這十場音樂會是我50多年音樂生涯的‘匯報演出’?!眱蓚€月后,著名音樂人吳頌今在如今定居的廣州舉辦了“視聽分享會”,他如此總結。吳頌今在江西九江出生,在蘭州、寧夏、成都度過童年,南昌讀完中學當工人,后去上海求學,最終扎根廣州立業。他重回曾經學習工作生活過的城市,連續舉辦了一系列作品音樂會,把半生的音樂成果奉獻給當地聽眾。此外,他的個人音樂會還二度走出國門,開到新加坡和東京。

                                吳頌今的每一場音樂會都是群星云集,反響熱烈。曲目選自他半個多世紀的創作成果,經典老歌加上詞曲新作,讓觀眾大飽耳福。從央視到當地電視臺紛紛轉播,媒體也好評多多。

                                這十場音樂會背后,蘊藏著吳頌今豐富多彩的音樂人生。近日,在荔灣泮塘的“頌今音樂空間”,這位碩果累累的國家一級詞曲作家、資深音樂制作人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獨家專訪,分享他的音樂故事。

                              一、北京站與廣州站

                                歌壇伯樂:廣州打造楊鈺瑩,十余年后破冰同臺

                                吳頌今的“歌壇伯樂”之稱,是在廣州叫響的。1987年,他作為優秀人才被引入中國唱片廣州公司,從江西南昌舉家遷往廣州,自此扎根嶺南歌壇三十余年。

                                吳頌今說:“廣州是我的福地。如果當年我沒來廣州,《軍中綠花》《茶山情歌》等歌曲就不會有了?!碑斈甑膹V州擁有東南亞最先進的錄音棚、內地最先鋒的流行音樂體系。在這片沃土上,他如魚得水,憑借自己的藝術功力和敏銳的觸覺,一手打造出楊鈺瑩、陳思思、小曾、周亮、黃偉麟等知名歌手,寫出大量家喻戶曉的原創流行曲,成為當時佳績不斷的音樂制作人和詞曲作家。吳頌今跟楊鈺瑩的師生緣家喻戶曉:1989年,他把南昌的學生楊鈺瑩帶到廣州,為她量身訂造了一大批動聽的“嶺南甜歌”。楊鈺瑩因此成為內地樂壇首個炙手可熱的玉女偶像,《風含情水含笑》《茶山情歌》等作品熱賣,一舉打破當時港臺歌碟的銷量神話。

                                早在1999年,吳頌今便在“第六屆羊城音樂花會”舉辦了首場個人作品音樂會。18年后的2017年,距離他移居廣州已經整整30年了,省市音協于廣州為他舉辦《嶺南飛歌三十年——頌今作品群星演唱會》,廖昌永、陳思思、張咪、扎西頓珠、唐彪、李素華、廖百威、東山少爺等知名歌手登臺演唱。此前一年,楊鈺瑩時隔十余年后參演頌今北京音樂會,被傳為樂壇佳話。這場音樂會由中國音樂家協會音樂創作委員會、中國流行音樂學會、文化部中國音樂文學學會、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學會、中國唱片總公司聯合主辦。這是吳頌今首次在首都舉辦音樂會,關牧村、楊洪基、于文華、王麗達、烏蘭圖雅等歌唱家及他的眾多弟子均受邀登臺助陣。當晚,楊鈺瑩壓軸登場,演唱了吳頌今為她量身打造的代表作《風含情水含笑》和《茶山情歌》。演唱完畢,楊鈺瑩向吳老師獻上鮮花,吳頌今感慨地說:“崗崗(楊鈺瑩小名)長大了!”

                                為了達成此次難得的臺上重聚,楊鈺瑩也是排除萬難:音樂會與某個電視欄目的拍攝撞了時間,經過經紀人多方溝通,楊鈺瑩終于按時到場參演?!八皇粘鰣鲑M、不提任何條件,連到北京的機票和住宿都是自己解決的,”吳頌今坦言,“這讓我挺感動的?!?/FONT>

                              二、江西站與上海站

                                追尋夢想:創作自江西起步,難忘上海恩師栽培

                                 十場音樂會走過的城市大多與吳頌今淵源頗深,除了扎根30年的事業福地廣州和全國文化中心北京外,吳頌今還把音樂會開到老家江西南昌,以及求學之地上海。

                                1966年,在南昌一中讀高三的吳頌今在江西省電臺發表了歌曲處女作,決心走音樂道路??上в錾夏悄旮呖既∠?,本已考上中國音樂學院的吳頌今意外進入江西鑄鍛廠當工人,一當就是八年。但他沒有放棄音樂夢想:利用隨宣傳隊到全省各地演出的機會收集當地民歌,汲取民間音樂養分。辛勞的務工之余,他刻苦自學音樂創作,其成名作《井岡山下唱南瓜》就寫于車間的加熱爐旁。2017年11月舉辦的《情系江西三十年——南昌音樂會》是吳頌今送給家鄉的一份沉甸甸的禮物:演出以“鄉音、鄉情、感恩、祝?!睘橹黝},曲目包括不少贛鄱風情濃郁的江西題材佳作;當天百名表演嘉賓中,他培養的江西歌手占了一半以上。

                                上海則是吳頌今踏上專業音樂道路的起點?;謴透呖己?,他在1978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作曲系,補足了系統的作曲專業技能。在吳頌今看來,他后來的成功離不開上音師長的諄諄教導。2018年,吳頌今的上海音樂會特地選在9月9日教師節前夜舉行,向母校匯報,向恩師們致敬。

                                如果說江西音樂會的關鍵詞是“感恩”,上海音樂會的關鍵詞便是“傳承”。吳頌今的母校上海音樂學院和上海音樂家協會擔任本次音樂會的主辦方,吳頌今的歌壇弟子和上海音樂學院的師弟師妹,都在音樂會上傾情演繹了他的作品。感人一幕出現在音樂會尾聲:著名新民歌歌唱家陳思思在壓軸唱完成名曲《情哥去南方》之后,向老師吳頌今獻上一束鮮花;吳頌今則把他的恩師們——當年母校上海音樂學院的老院長江明惇、作曲系老書記沙漢昆,上海音樂出版社老編輯汪玲、李丹芬老師,南昌一中的班主任何竹清老師都請到臺上,向他們一一獻花致謝。老師、弟子三代同堂,成就一段佳話?;貞浧鹕虾R魳窌?,吳頌今言辭中充滿感激:“當時汪玲老師已經定居海外了,80多歲高齡而且腿腳不方便。但她特地從倫敦飛回上海支持我,實在讓我感動?!?/FONT>

                              三、蘭州、寧夏與成都站

                                兒歌爺爺:童年師從潘振聲,西北滿載童年回憶

                                在超過半個世紀的音樂生涯里,吳頌今已經創作出大約5000首歌曲,跨越嶺南甜歌、校園歌曲、軍營民謠、兒歌、主旋律歌曲等諸多領域,堪稱全才。在這么多領域里,他對兒歌創作情有獨鐘,譜寫了1500首兒歌,超過創作總量的四分之一。這位“兒歌爺爺”為一代又一代的小朋友創造出美好的童年記憶。

                                吳頌今的兒歌創作與“塞上江南”寧夏緊密相連。吳頌今1歲半時隨父母遷往大西北,在蘭州和寧夏度過童年。在銀川,吳頌今成為“兒歌大王”潘振聲的學生?!拔以阢y川市少年宮合唱團學唱歌,潘老師當時20多歲,是我們的指揮。他教我們唱很多好聽的兒歌,還帶我們到電臺錄音,后來才知道那都是他寫出來的?!迸苏衤曉趨琼灲竦男睦锊ハ铝艘魳返姆N子,多年之后,吳頌今的創作之路也從兒歌起步:他的第一首全國傳唱的作品《井岡山下種南瓜》便是兒歌。潘振聲于2009年離世,當吳頌今在2016年回到寧夏舉辦《小蓓蕾與兒歌爺爺——頌今童歌會》時,他專程把潘振聲的女兒請到現場,向她獻花表達感激。

                                除了寧夏的兒歌專場之外,吳頌今每一場音樂會都不乏童趣。在廣州場,一群可愛的小演員唱起他改編的粵語合唱《落雨大》;在成都場,小歌手唱起他為老成都童謠譜曲的《胖娃兒胖嘟嘟》和他為母校創作的《感謝母?!?;在蘭州場,母校的孩子們演唱《小手拍拍》《拾稻穗的小姑娘》…………

                                “西北和成都裝載著我滿滿的童年記憶,”吳頌今說,“我在蘭州、銀川長大,12歲時遷往成都。西北的秦腔和花兒、四川的民歌和川劇,都深深刻在我的腦海里,影響著我往后的創作?!?020年底,以個人音樂會為契機,吳頌今回到闊別62年的蘭州,回憶翻江倒海:“以前的蘭州很小,一條主街半小時就可以走完;鄰居家有個哥哥會搗鼓礦石收音機,我常去他家聽廣播聽歌,順便蹭飯;現在都是高樓大廈的雁灘,當年也不過是黃河邊的一個小島啊……”

                                吳頌今因此寫下《老爺爺找童年》,在今年1月的蘭州個人音樂會上,他找來三所母校的小同學,同他一起演唱這首懷舊的新兒歌?!捌鋵嵾@是一首挺傷感的歌,但孩子們卻唱得很開心?!?/FONT>

                              四、走向海外:新加坡、日本音樂會大獲成功

                                在過去五年里,吳頌今個人音樂會兩度沖向海外,登陸新加坡和日本。2019年1月,吳頌今在新加坡舉辦《星島歌飛中國風——頌今作品群星演唱會》,這也是2019亞洲國際藝術節的開幕演出。吳頌今特地創作了《迷人的新加坡》《南洋的風》等極具南洋特色的新作,讓新加坡的觀眾為之傾倒。

                                半年后的7月22日,吳頌今把他的個人音樂會帶到日本。這場《華樂飄扶?!灲褡髌分腥彰乙魳窌烦蔀?019亞洲國際藝術節的壓軸演出,中日兩國30多位著名歌唱家、演奏家、紅歌星和小童星,同臺演繹他的20余首佳作。本次音樂會頗具巧思:他請人將《茶山情歌》《軍中綠花》等作品填上日語歌詞;又將《灞橋柳》《女孩的心思你別猜》等十余首作品改編為中國民樂演奏曲,讓日本觀眾得以跨越語言障礙,感受純粹的音樂之美。